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狂暴夫君

第十一章

    小男孩名唤卫延

    四年前在凤阳城中被千柔、百媚、拾情捡回。(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为何用捡的

    当时,卫延早已病得奄奄一息,只是身着单薄的一件破外衫躺在路爆若不是细瞧,人人都以为那是一堆死物。

    若不是拾情好奇上前拔弄,或许现在就不会有卫延这个人存活在世上。

    捡他,就如捡一堆破布回家,那时,醉君楼还未开,他便跟着她们一起省吃俭用,卫延从小无父无母,是跟着一个老乞儿才能活下来,那时,老乞儿一死,他再次陷入无依无靠的局面。小小年纪,什么都不会。

    只有饿死的份。

    卫延的心性较一般男孩来得深沉,现实的生活看得太多,一丝丝温柔让他永记在那颗小小的心灵上面。

    有一次百媚开玩笑的说,她们可是他的再生父母哦。

    无父亦为母。

    那以后,卫延叫她们娘。

    娘,娘娘,小娘是千柔、百媚、拾情不同的称呼。

    他并未跟着她们多久,几个月后,街上遇到一个游方和尚,一见卫延便紧抓着不放,说他有精筋异骨,一定要收为徒。

    三人在试过和尚确定他不是个坏人之后,才让卫延跟着他赚卫延还小,跟着她们,或许是埋没了他。

    这一走就是四年,她们也曾想过小卫延十几年后会偶尔想到凤阳城,会偶尔想到她们三个,会偶尔回来看望他们。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四年,或许不短。

    但是对于习武之人甲子来算,真的很短。

    千柔白嫩的玉指轻抚卫延的小脸,他只是大了一号而已,样子半点也没变,那鼻,那唇儿完全一模一样,只是那双眼儿,不再是从前的畏缩。

    “延儿,你是怎么来的”拥够了,抱够了,千柔才问出正题,身后一群呆住了的男人不在她的处理范围之内。

    卫延斜睨了一旁满脸大胡子,此时正没形象的张大嘴巴的粗鲁男人一眼之后,很瞧不起的轻哼了一声。

    视线在回到千柔身上,是完全乖顺的表相。

    他人小,可不无知。

    “师父说我学艺期满可以下山回家了”

    “学艺期满”这期只有四年他师父到底教了他什么“你师父不会是让你回来小住两天再回去习武吧”她很怀凝。

    站直身,伸着卫延的小手。

    身后的抽气声又传来,眼光齐刷刷的全聚在卫延身上。

    “不是”卫延很肯定的摇“师父说他没有东西可以教我了,让我回来,以后自己慢慢练”。师父是这么说的。

    咦

    “延儿果然聪明”千柔欣慰。“娘娘和小娘在哪里”她怎就没有看到她们。

    卫延不解的瞧着千柔。

    “她们没有来”。

    没有来娇颜一顿,慢悠悠的低下头。

    “你是说,只有你一个人上来”语气僵硬,向是被谁定住了一般。

    卫延很老实的点点头。

    “傻孩子,要是迷了路,掉进陷井里去怎么办”这里是山,更是土匪窝,可不售光之用的平坡。

    对她话里的紧张,卫延可是丝毫的不以为意。

    “那些陷井一点用都没有”。

    一点用都没有

    更大声的抽气,集体发出。

    左北斗终于回过神来,大手一伸,将卫延拎在手上,岂知卫延不吵不闹,仅是抬起眼轻瞄了他一眼。

    眼神是绝对的轻视。

    “放开我”。

    是警告

    没错七星寨的众人为小捏了一把汗,他真是不想活了,那一把小骨头哪里经得起寨主去摔啊。

    “左北斗,放开他”娇喝一声,千柔上前,抱着卫延,尽管抱着他,对她而言已经相当吃力,可是,她早就见过左北斗的粗鲁,若是真被他一摔,延儿不死也残了。

    这个男人,做事从来都是没轻没重的

    从来

    不,她并不了解他。

    “不放”不驯的黑眸尽然如卫延一个模子印出来般,很干脆的回绝了她的要求“小子,敢看不起七星寨”。恶声恶气听来是威胁。

    卫延却是一点也没有被他的恶质吓道。

    小脸一扬。

    “就是看不起”更干脆。

    “延儿”千柔扯扯卫延的手,识时务者为俊杰,无需在这个时候争强好胜,对她们没有好处。谁知道,卫延反过来还安慰起她来。

    “娘,别怕,这小小的山寨延儿还不放在眼里”。

    初生牛犊不畏虎,先人前辈子真是先见。

    “臭小子,真是胆大包天”有人忍不住开声吼叫。

    “一掌揍下去看他还敢不敢小瞧”一声高过一声。

    “干脆让他尝尝咱们山寨的压寨手段”有人兴灾乐祸。

    “寨主,把他直接扔出去”眼不见为净。

    “闭嘴”左北斗阴阴的瞪着卫延,怒气冲天的吼着闲言闲语,抓住卫延的手手劲越来越大,额上青筋早已暴起。

    他发怒了。

    不,他无时无刻不处在发怒状态,可是这一次他真的发怒了。

    “不,你不能伤他”千柔再也顾不了许多,松开卫延的身子,用力的抱住他粗壮的身臂,小小的身躯紧紧的贴着他的手臂。

    与刚硬的触碰。

    男人僵了身子。手中的男娃顺势脱离。

    下一刻,千柔被卫延拉开,左北斗后知后觉的发现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不知何时被他人拐了去。

    “娘,他伤不了我的”卫延嘟起小嘴,他还是个孩子,但是看得出来千柔为他担心。

    为什么娘不相信他真的不会让人伤他们的

    “延儿乖,这里交给娘好吗”千柔好言劝说。

    卫延不情不愿的点头。

    娘的话,他听。

    ,,,,,,,,,,,,,,,,,,,,,,,,,,,,,,,,,,,,,,,,,,,,,,,,,,,,,,,,,,,,,,,,,,,,,,,,,,,,,,,,,,,,,,,,,,,,,,,,,,,,,,,,,,

    卫延也一并被留下来“做客”。

    左北斗差点没有被他鄙夷的言词气得当场撕了他,这回七星寨的所有人都打算看好戏,这小子看起来有种的很。

    压根就不需要人同情。

    若非千柔护着卫延,他早就成了左北斗的战利品之一。

    大堂之内,状似官府审迅。

    左北斗高坐虎头椅上,黑眸斜睨的卫延与千柔。眼里点点火光不断闪现,他的怒气仍然未消,甚至育越盛之势。

    “他是你儿子”严重的质凝,让他的口气更差。

    卫延想开口,却被千柔一手制止。

    扬起明月轻眸,凝视堂上威严霸气十足的男人,水汪汪的眼里漾着波光。

    “重要吗”。

    重要吗左北斗的表情一变,当然重要,握住虎头椅两侧的手,劲道大的足以捏碎上好的木座。

    “该死的当然重要”一出口便成了暴吼。

    他从来都不会好好的说话。

    脾气糟糕的让人皱眉。

    千柔很自然的皱起秀眉,她向来看不贯脾气太坏的人,她并没有欠他什么,无需承担他的怒火。

    “他是我的”

    “儿子”卫延代答,扬起头,挑衅意味十足。

    “延儿”千柔轻唤,不想让卫延激起左北斗更大的怒火,他的耐心显然无存。

    “放屁”。

    千柔和卫延有志一同,在听到这两个字声,左手齐举,轻捏自己的鼻子,同时露出一个嫌恶的表情。

    没品

    他们眼中的不屑,看在左北斗眼里更显火大。

    “把手全给老子放下来”熊熊烈火在他的黑瞳中燃烧,大手一拍,左侧椅摆不堪受虐,光荣就义。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那可怜的椅摆,两母子非常默契的同时放下时,不出声,静静的等着他的下文。

    左北斗高大摄人的身躯从可怜的虎头椅上站起,三两步便到了他们身前,压迫力十足的让人无法忽视。

    千柔下意识的皱眉。

    她向来不喜欢被压迫。

    “该死,你怎么能生得出他这么大的儿子”他气,他气得快爆炸了,他看上的女人,怎么可以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要生也是生他的。

    “谁规定非得自己生才能当娘”千柔凉凉的道,与他的怒火形成鲜明对比。

    黑瞳中的怒火消了少许,凝视两人片刻才蓦然明白。

    “你不是他娘”。

    “她是”卫延恶狠狠的瞪他,仿若他说了什么不堪的话语一般。

    左北斗不理。

    “他不是你的儿子”。

    “他是”千柔闲闲反驳。

    “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害他一颗心都烧起来。

    欺人太甚

    卫延与千柔再次非常有默契的互视一眼,他们以为欺人太甚的是他。

    任谁瞧见现在的局面,也不会认为,他们有能力去欺负他。

    “那你干脆直接放了我们好了”就不用被人欺了。

    蛮横的眼神用力回扫。

    千柔乖乖闭嘴。通常这种时候,是讨不到任何便宜。

    “你们两个,一个也别想离开”。

    一手抓着一人,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拎起,朝着后方居室步去。

    粗重的呼吸,是他仍未平的怒气。

    ,,,,,,,,,,,,,,,,,,,,,,,,,,,,,,,,,,,,,,,,,,,,,,,,,,,,,,,,,,,,,,,,,,,,,,,,,,,,,,,,,,,,,,,,,,,,,,,,,,,,,,,,,,,,

    夜,正浓

    一弯明月高挂当空,四周被照得明晃晃的。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从七星寨后方居所之处步出,身形缓慢小心亦亦。

    避开了一处又一处的巡视。

    循着月光,他们到了山寨前的深沟处。

    一道无法横越的深沟,非得吊桥不可。

    “怎么办”一声惊声,她差点忘了,这里的吊桥是需要七星寨内部的人才能放下。

    “娘,别急”。

    别急

    是,别急

    大身影拉着小身影就要往回走。

    “娘”语气甚是不解。

    “咱们再想法子,这样太危险了”。

    “不会”神情自在,小小的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已经到了对面,朝着她用力的挥挥手。幸亏哨岗的兄弟适才没有朝着这个方向瞧。

    不然的话,七星寨白天的一幕非得重演一次。

    大身影似乎更担心了。

    “娘很重”小身影再一次奔回的时候大身影犹凝,要是一起掉下去可怎么办

    “娘,相信延儿,闭上眼睛就好”。

    闭上眼睛

    真有那么容易。

    是的事情往往就没有多复杂,再一次睁开双眼,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已经在深沟的另一爆下一刻,两个身影便已经消失在月空之下。

    不见踪影。

    月照虫鸣。

    正是好眠时刻

    ,,,,,,,,,,,,,,,,,,,,,,,,,,,,,,,,,,,,,,,,,,,,,,,,,,,,,,,,,,,,,,,,,,,,,,,,,,,,,,,,,,,,,,,,,,,,,,,,,,,,,

    今天是2007年的最后一天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要迈入2008年,新的一年,新的气象。

    逍遥在此祝各位亲们新年快乐。

    天天都能拥有好的心情

    笑颜常开

    话说笑一笑十年少,不是没有原因的。

    来,一起笑吧

    西西

    happynewyear

    ,,,,,,,,,,,,,,,,,,,,,,,,,,,,,,,,,,,,,,,,,,,,,,,,,,,,,,,,,,,,,,,,,,,,,,,,,,,,,,,,,,,,,,,,,,,,,,,,,,,

    小说原创网

狂暴夫君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狂暴夫君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88.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狂暴夫君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一品红娘王妃不乖:高冷王爷请淡定重生灼华神雕大大侠祸乱江湖医女逍遥后夺乾坤永恒列车终极女生殇恋阴阳劫帝国婚姻gl在回忆里遇见你猎鬼鲜师永生神魔我的科长不可能这么可爱舰娘之火力提督至尊龙后:冷面夫君暧昧一下天下造化农家腊酒王熙凤重生[HP]不死生物是如何影响HP世界的当重生撞上穿越雾里桃花别样红[综漫恐]不见前路完美形态爱不释手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孤女迷案
  作者:逍遥所写的狂暴夫君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狂暴夫君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