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小世界其乐无穷

第679章 双杀!

    第679章 双杀!

    自投罗网!

    自取灭亡!

    自寻死路!

    任索还真没想到洛斯居然就这样达成夙愿,虽然还没能救到妹妹,但索尼都要凉了,妹妹还会远吗?

    然而这时候,身穿黑发紫衣的拉娜娅却是拦在洛斯面前:「索尼大法,请不要让我难做。现在龙裔洛斯随时会变成任何人,我不可能让她跟你独处。」

    「那你说怎么办?」

    「我要在里面暗中保护你。」

    「真的好吗?我只想进行一些两个人间坦诚相待的交流……」索尼拒绝了,但洛斯却是听得满心怒气:【你到底和洛里菲斯进行了多少次两人间的交流!?】

    但拉娜娅十分坚决:「请不要让我难做,现在是危险时期,湮灭之门又即将开启,在你和其他人共处一室时,我必须在一旁守护。」

    于是洛斯便和拉娜娅进入索尼的寝宫。跟索尼的寝宫相比,伊苏大法的住处顶多算是陋室,索尼毕竟是正牌王子,住的地方豪华奢侈,虽然没有仆人之类的存在,宫殿里洁净无垢,各类家具一应俱全,内部甚至还有一个院子——王庭可是水晶砖地面,天空又是永恒光芒天幕,这种情况下,植被可比建筑物稀罕多了。

    「也亏你会回来。」索尼看了一眼洛斯,悠悠说道:「不过我安排你居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能找过来倒也正常……」

    离这里不远?任索想了想,感觉这是一个无效情报——毕竟等下就要尻爆索尼脑袋了,等洛斯和索尼水乳交融,洛斯自然就会知道索尼的所有情报了。

    拉娜娅说道:「大法,异位面坐标你安排好了吗?龙裔洛斯目的未明,他或许会对异位面坐标下手……」

    「哈哈,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了。我在王庭有十六个秘密房间,异位面坐标就在其中一个,等时间到了,我就会将坐标送到白金塔内部交给陛下……」

    【白金塔内部,也就是湮灭之门的开启地点?】洛斯暗暗记下情报。

    索尼笑道:「秘密房间本来就很难发现,哪怕是‘知识’莫拉大君都未必知道王庭里的秘密,而且足足有十六个房间。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龙裔洛斯就算想找,也肯定来不及。」

    「而且,他现在多半已经破开空间,离开螺湮城了吧?」

    拉娜娅摇摇头:「螺湮城王庭为至高禁猎区,禁绝一切空间移动法术。在白金塔的大君中枢依然能运作的时候,哪怕是十六大法,也只有一个人可以破开禁猎区,在王庭里随意移动。」

    这时候,拉娜娅、洛斯、索尼三人走到卧室门扉之间,洛斯的攻击王牌「索尼之死·复仇回响」也彻底凝聚,他随时都能暴起,拔出衣服里的黑珍珠之剑,一剑斩下索尼的狗头!

    索尼:「十六大法里,还真有人可以破开禁猎区?谁?现在大君难以干涉表世界,这些大法都在蠢蠢欲动,说不定就有人想取而代之,居然还有大法拥有这么危险的能力,我们得赶紧将其看守住——」

    「那个人就是——」

    铛!铛!

    伪装成银发美少女的洛斯,以及走在前面的索尼,都同时受到拉娜娅的紫光刺袭!他们身上的灵能屏障,更是瞬间爆散!

    拉娜娅的输出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洛斯变身后的柔弱身躯根本承受不住,被炸了出去!

    「拉娜娅,你……」

    在这个时候,居然是索尼先一步稳住身形接住了洛斯。他看着拉娜娅,叹了口气:「看得见的背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见的背叛。」

    「索尼,你最近没你以前那么愚蠢,是因为女人而成长了吗?」

    拉娜娅声音带着笑意,她轻轻一跺脚,她的影子便化为怪物淹没了地面家具,将索尼和洛斯囊括在阴影之中。她融合到阴影之中,声音飘忽起来:

    「十六大法里,只有一个人可以无视禁猎区的限制,随意穿越瞬移,而那个人,就是我,拉娜娅。或者用你们更喜欢我另外一个名字,阴影大法。」

    「另外,你刚才说,连莫拉大君都无法知晓王庭的所有隐秘。然而,除了当代王族之外,还有人可以通晓王庭的所有阴暗角落。」

    「光明不及之地,必有阴影常在。世代作为王族影子护卫的夜莺圣堂,早已摸清楚王庭的每一寸变更的角落,因此异位面坐标,也已经落入我的手中。」

    拉娜娅看着索尼,笑道:「你居然没有反抗,连血裔卡带都不试试用用?有意思,梅涅鲁斯大君难道有记录诺克图娜尔大君的‘阴影光环’?」

    这时候任索打开洛斯的个人面板,发现洛斯多了一个debuff:

    「阴影光环:被阴影光环影响的敌人,只能使用诺克图娜尔大君的阴影系列卡带,若是使用非阴影系列的能力,将受到阴影的削弱与打击,一切非阴影系效果削弱80,并且受到同等级别的灵能伤害。」

    诺克图娜尔大君司掌黑夜与阴影,听起来就不是‘正面上我’的战士,而祂的血裔大法拥有的光环效果也十分有趣,几乎跟波耶西亚大君的‘残暴光环’一样极端:仅仅对其他卡带使用者生效。

    拉娜娅本身就是阴影系最强者,其他非阴影系强者在这个光环影响下,不仅能力大降,甚至连动用超自然能力都会受到反噬!

    可以说,这个光环效果,就是专门针对其他迪德拉战士的!

    内斗内行的典型!

    索尼似乎想说什么,但这时候阴影已经如同深海一般淹没了他和洛斯。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游戏里只是一瞬,当洛斯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个宏大的空间中,上方是难以仿佛与天齐高的塔尖,墙壁和地面是碧银流离恍若梦幻的水晶。

    这种高度、这种风格的建筑,王庭里只有一座。

    那就是索尼所说的,湮灭之门开启地点,白金塔!

    空间中央是六芒星绽放的法阵,拉娜娅站在法阵中央,她左手有两根闪烁着紫色光辉的绳子,两根绳子分别绑着索尼和陌生斗篷人的脖子,仿佛轻轻一扯就能让他们头身分离。

    而拉娜娅所面对的方向,矗立着光芒流离的王座!

    王座上,坐着一个双眼闪烁星辉,穿着一套燃烧着黑炎的华丽衣袍,金发神圣的中年男人。

    洛斯瞬间就认出这个会随时随地出现在各种新闻画像里的男人:【今迪德拉之主,前梅涅鲁斯大君的血裔大法,千年来第一位仅次于大君的少君,迪德拉皇帝,西帝斯!】

    「嗯?对哦,索尼你还将这个玩具带过来了,你到底有多喜欢这玩具啊……」

    拉娜娅像是这时候才想起洛斯这只蝼蚁,随手一甩,一道时隐时现的紫色辉光便射向洛斯!

    洛斯应声而倒,软绵绵地躺在地面上,所有气息都收敛起来,像是死了一样。

    「盲目愚者」的‘自动避开指向性技能’,以及「乌木战甲」的隐匿效果,同时生效!

    「别激动,无论是现在地上的那具尸体,还是你,都是这个世界多余的人。」拉娜娅拉动绳子,让索尼和斗篷人别乱动。

    「那么,西帝斯,可以回应我的要求了吧?」拉娜娅站在阴影之湖上,冷冷看着王座上的西帝斯:「现在你儿子和异位面坐标都在我手上,只要你肯退出披甲,将开启湮灭之门的任务交给我,我就让你带着儿子离开,很公平吧?」

    坐在王座上的西帝斯一动没动,冷冷说道:「诺克图娜尔大君,没有允许你这么做吧?」

    「但大君也不会介意我这么做。」拉娜娅说道:「只要能开启湮灭之门,是谁开启,大君们根本没有所谓。」

    西帝斯慢条斯理地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急躁,等我披甲成功成为第十七大君,自然就轮到你执掌帝国,到时候你也可以顺理成章——」

    「西帝斯,在我面前,你就没必要说这些无聊的废话吧?」拉娜娅说道:「大君们想做什么,其他大法不知道,难道连你都不知道?」

    西帝斯摇摇头:「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上一任帝国之主,同时也是莫拉大君的上一任血裔大法,亚特鲁大法,是怎么死的?」拉娜娅淡淡说道:「你判断出位面战争多半会发生在这一次任期,不惜暗杀亚特鲁大法以让自己当上帝国之主,你以为真的没人知道?」

    「若不是伊苏大法完全没有跟你争夺的心思,恐怕他也会死……我都怀疑龙裔洛斯就是派出去的杀手。」

    西帝斯声音带着笑意:「怪不得每一代诺克图娜尔的血裔大法都会隐藏起来。」

    「如果我没有好好隐匿起来,我肯定始终都会被你监视着。大君们无法直接干涉世间,在你执掌帝国的时期,你的势力可以无限制膨胀,莫拉格、娜米拉这些恶心派系的人都被你拉到同一阵营……那些人,真的是恶心到连你儿子都看不下去。」

    「也就只有你,会将那群人都收服。你胃口太大了,我根本无法正面与你对抗。」拉娜娅说道:「但你我都知道,这次位面战争意义是多么重大。」

    西帝斯这次终于承认了:「我以为,诺克图娜尔应该不会将这种消息透露给你。」

    「她当然没有透露给我,是我从已经灭亡的盗贼工会里,找到龙裔的笔记才猜出来的。」拉娜娅说道:「梅涅鲁斯也没有告诉你吧?我们对于大君只不过是猫猫狗狗的宠物存在,梅涅鲁斯又是以残酷闻名的大君。」

    西帝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过去的历史里,的确有很多预言未来的情报。刺客的笔记,法师的手札……」

    拉娜娅:「这次位面战争,就是最后一次披甲机会,我如果不能抓住这次机会,直到我灵魂寂灭都不可能有机会跨越大君的门槛。」

    「到时候,大君降世,凡人寂灭,所谓神裔,不过是新一代凡人罢了。建立在凡人牺牲贡献之上的迪德拉文明,就会烟消云散。」

    「若不能趁此之前,先一步成为大君,获得君临天下统驭文明的资格,就算是血裔大法,也不过是大君的玩物——诺克图娜尔可不会有多么保护我,说不定我会成为娜米拉的一顿午餐,又或者变成莫拉格的玩具……」

    「所以……」拉娜娅拉紧绳子:「踏入阴影之中,我送你和你儿子离开螺湮城。」

    拉娜娅的阴影领域如同湖水一半淹没大厅,然而西帝斯的王座却成为唯一的孤岛,阴影无法越过无形的结界触及到这位凡间的真正帝皇。

    索尼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这时候,西帝斯笑了笑,说道:「你知道吗,梅涅鲁斯是一个很多疑的大君。他是最富有野心的大君,但他同时最讨厌具有野心的手下……梅涅鲁斯神系里,除了我以外,就没几个有能力的神裔了。」

    「而且这百年来,大君已经不再能直接干涉世间的,梅涅鲁斯的多疑病越来越重。」

    「他之所以选择我当血裔大法,除了我能力的确不错以外,最重要的,是因为我有一个提供了一个可以让他任意揉捏的把柄。既然我要成为大君了,这把柄还在不在,也不重要了。」

    洛斯悄悄挪动身子,让自己避开阴影的边界。

    ‘对索尼专用’的攻击王牌再次浮现,代表洛斯现在身上所有卡带都能使用。

    另外一边,拉娜娅却是猛地拉动绳子,将索尼拖到自己面前:「西帝斯,你以为你用这种话术就能让我放开你儿子?痴心妄想,我只给你10秒钟时间,10秒一过,我就让索尼头身分离!」

    哦吼,看来洛斯是没机会亲手报仇了。

    西帝斯发出笑声:「拉娜娅,你第一个错误,就是以为我会让你犯下第二个错误。」

    「你将异位面坐标也一并带来,是打算逼我离开之后就马上开启湮灭之门吧?但现在灵能已经聚合完毕,异位面坐标也在这里,那我为什么……不现在就打开湮灭之门呢?」

    说着,西帝斯从怀里拿出一柄匕首。

    拉娜娅瞬间声音都变了:「但我也可以一起开启湮灭之门。」

    「披甲最重要的,是来自民众的认可。就算你也参与开启湮灭之门,又能如何?我西帝斯,才是迪德拉之主,被民众赋予希望的未来大君,披甲的能量,只会汇聚到我身上!」

    「你要是敢这样做,我就杀了他们两个!」拉娜娅大声喝止。

    然而这时候西帝斯却是站起来,高举匕首说道:「以梅涅鲁斯剃刀之名,剖开黑暗!」

    拉娜娅顿时急了,也从怀里拿出一柄碧绿色的骷髅头钥匙:「以骷髅钥匙之名,解锁黑暗!」

    两人同时高声吟唱:「仇恨爆发,就有了火

    伤结了疤,便是土

    痛苦的哭嚎,诞生了风

    天上所渗下,乃是泪的海洋

    我们生于黑暗

    所知的天地皑皑

    是为愤怒、伤害、痛苦和悲哀!」

    只听得轰隆一声,塔尖爆出刺眼的光辉,垂落到索尼旁边的斗篷人身上。斗篷人也泛起银色流光,仿佛在回应时空的召唤!

    然后无尽的碧银乱流从塔尖沿着塔壁倾泄而下,恍如碧银深渊降临!

    洛斯看过去,视线越过无尽碧银乱流,看见光辉的终点,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灯火——

    「湮灭之门,成功开启。」

    「任务失败。」

    任索愣了。

    这时候老妈喊他出来吃饭,任索便关掉屏幕,吃饭,洗澡,夜晚一边陪露娜玩,一边进行思考。

    《光暗叛徒》的自由度很高,高到任索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哪怕不拯救世界每天变成美少女到处爽也没问题,只要他握得住鼠标,控制住洛斯就行;同时这游戏的自由度也很低,因为任务就只有两个,而且无论如何,主角都得去完成这两个任务。

    因此任索现在,必须整理一下游戏线索,想出一个可以通关的攻略。

    首先,洛斯要阻止湮灭之门开启。

    然后,洛斯需要收集三枚湮灭钥匙,其中「黑珍珠」已经找到,其余两枚「骷髅钥匙」和「梅涅鲁斯剃刀」也知道在哪了。

    最后,洛斯要到达开启湮灭之门的地方,使用三枚湮灭钥匙,一举放逐十六大君。

    仔细一想,任索忽然发现,洛斯被拉娜娅带走是有好处的啊!

    阻止湮灭之门开启、收集钥匙、到达湮灭之门的开启地点,这三个任务目标对洛斯而言,现在几乎是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虽然洛斯没能顺利击杀索尼,但也因此卷入到阴影大法与西帝斯少君的斗争之中,有了火中取栗的机会!

    将所有麻烦事都堆在一起,事情不就变得简单多了吗?

    等任索将露娜侍候得服服贴贴,等她变回猫咪沉沉睡去,他便打起精神坐在电脑前,开始进行《光暗叛徒》最后的攻略!

    依然是让洛斯在白金塔里面装死尸,看着西帝斯和拉娜娅打嘴炮,打着打着,西帝斯便不按套路出牌,直接开启湮灭之门!

    与此同时,拉娜娅也吟唱咒语开启湮灭之门,试图争夺披甲大君的机会!

    等,等,等到两人吟唱到最后两句,塔内灵能开始震动,塔尖开始泛起光辉,斗篷人开始回应时空召唤,所有人都盯着塔尖的时候——

    「背叛王牌·流星绝杀」!

    地面上的洛斯瞬间爆起,退出「不一样的人生」的状态,恢复原貌,化为黑暗流星,越过阴影,向中央迅刺而去!

    恢复原貌,是为了触发「盲目残暴」效果,增加233伤害!

    背叛王牌,是因为看见索尼而生成的攻击王牌,可谓倾尽洛斯现在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所凝聚的最强一击!

    目标——

    异位面坐标,斗篷人!

    任索很理智。

    整理好所有线索后,任索很快就得出最佳的游戏攻略。

    现在索尼早就不是重点,他根本无法影响局势,只不过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

    但洛斯无论击杀拉娜娅,还是击杀西帝斯,都无法有效阻止湮灭之门的开启。毕竟死了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只要吟唱快一点,就能打开湮灭之门了。

    唯有异位面坐标死亡,拉娜娅和西帝斯短时间内才无法再次开启湮灭之门。

    因此,必须先击杀异位面坐标,才能消除任务失败的可能!

    但西帝斯和拉娜娅也很快!

    在洛斯暴起的瞬间,他们就停止吟唱,各使手段,或攻击,或防御,誓要拦下洛斯的攻势!

    然而这可是洛斯目前最强的王牌,他的卡带最合又兼具防御和攻击,西帝斯和拉娜娅临时的攻势根本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只见他平举黑珍珠之剑,宛如流星般杀向目标!

    「盲目残暴额外增加233伤害」 「残暴光环2倍伤害」 「三星残暴勇士卡带4倍伤害」 「黑珍珠之剑破甲真实伤害」。

    2664真实伤害!

    洛斯这一剑破开万物,护甲,屏障,瞬间刺穿了两具身躯,在他们心口破出一个大洞!

    是索尼。

    就在洛斯突刺而来的瞬间,索尼微微一侧身护住了异位面坐标。但依然于事无补,两人一齐被洛斯的王牌攻势击杀!

    ……

    ……

    穿着背心睡衣的任星美在床上对着手里的巧克力袋子拍照,然后打开微信编辑朋友圈「哥哥送我的巧克力,嘿嘿」。不过她想了想,还是删掉朋友圈,打开袋子吃了一块。

    讲道理,比她平时收到的巧克力好吃多了。平时会有一些男同学时不时打着喂食的名义给她一点小零食,硬生生拒绝又太高冷,因此任星美多数都是自己吃一块表示礼貌,然后全部转送给林羡鱼。

    一想到老哥还做了几袋子巧克力放在冰箱里准备送别人,任星美便觉得巧克力吃起来有点酸酸的。

    任星美绑好巧克力袋子,趴在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思考她要不也送份礼物?

    钱倒不是问题,毕竟她这些年从老哥搜刮下来的钱都好好存下来理财。可惜了,要不是老哥连驾照都没有的话……

    ……

    ……

    东承灵睁开眼睛。

    她颇为疑惑地看了看窗户,下床穿拖鞋,走到小屋里看看小玖有没有掀被子,然后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阳台上思考。

    稀奇,她居然睡到半夜忽然就清醒了,像是有点心慌。

    可惜这里不是学院,不然她可以修炼,或者做做教案来冷静一下。

    为什么会忽然清醒呢?

    东承灵忽然想起来,她还没决定好情人节礼物。不过,那天她们都还没回莲江,所以这礼物多半也要延后到开学了。

    那送什么呢?做顿好吃的?她有很多新菜式想挑战一下,想让他尝尝味道。

    出去玩?陪小玖去游乐园吗?以前她从来都不感兴趣的机动游乐世界,她现在忽然也有点感兴趣了,如果两个人去玩的话。

    送礼物?虽然她没兴趣按照任索给的愿望清单送礼,不过她陪母亲逛街的时候,看着看着会时不时冒出‘这个东西会不会跟他很搭’之类的念头。

    啊啊,好苦恼。

    东承灵享受着晚间微凉的春风,想着想着便发起了呆,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意。片刻后,便坐在阳台上睡着了。

    PS:月中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听日要月票啊啊啊啊啊——

    这几天都是万字更新(明示)。

    (本章完)

小世界其乐无穷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小世界其乐无穷的乐趣!下载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xiazailou88.com ***  注册下载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小世界其乐无穷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听日所写的小世界其乐无穷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小世界其乐无穷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下载楼立场无关。